虽然是深夜,但心绪很乱,随便写点东西,打发时间。

上一次写这样的文章还是在小学初中时候,那是QQ空间火起来的时候,很喜欢写点东西。昨天登上了许久不登的旧QQ,也不知为何好友列表早已被我清空,想回忆却也想不出所以然,去翻看了一下之前写的东西。粉红色的背景夹带着各种爱心与【LOVE】字样的flash动画,满满的黑历史。相册里是小时候很喜欢看的漫画《翼年代记》,还有自己照着画的樱狼,日志里倒是写了不少,翻开来看大多是隐晦的情书之类的东西。华丽的辞藻配合各样的排版,我敢拍胸脯说现在的我无能为力,隐约记得内容应该是传达到了的,然而故事到这里基本就是结束了的,事实上我并没有什么精彩的青春故事。笑了笑,这些东西现在来说已经无关紧要,几下点击它们就全部化作了数据的泡沫,没人会知道,也无需知道了。

要说喜欢的女生,肯定是有。这是人类的本能,也是小时候模仿大人必经的阶段。

我出生于一个安静的小城市–鄯善,9岁之前我都生活在那里。那里有着上海6倍多的面积却只有二十万不到的人口,实际上印象中城区就只有3万人不到的样子,天天都是晴天,万里无云,一年中难得下一次雨还能望见远处的雪山,很是惬意。小学时,有了自己第一位“喜欢”的人,是一位娇小的女生,长什么样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她很爱笑,脸蛋小小的,圆圆的,黑黑的,很是讨人喜欢。当然孩提时期并不懂那么多,只是觉得在一起玩很开心,一起打沙包;一起踢毽子;一起春游;一起马拉松,就这样。虽然到大约三四年级的时候班级里会隐隐传出什么什么CP,我们的这份小心思也是人尽皆知,不过老师家长也都是一笑而过,小孩子只是觉得对方优秀,一起玩罢了。而随着新疆两年的断网,我又被迫转去了外省读书,几乎与所有人断了联系,这段情感也就有的生根,无从发芽了。后来通过各种途径取得了联系,但也仅此而已。时至今日我那个几乎没人去理会的空间也能经常看到她仔细翻看的足迹,也不知道她内心当初是什么样的感受。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依旧是那个笑得很灿烂的小丫头。

迷失自我的时候也有过。虽说在外地读书,但是我却强烈的反感我所在的城市。那是一个贫穷的大城市,埋藏在贫瘠的土山里,人穷,心更穷。虽说有着几十万的人口,却远不如更为偏远的故乡发达,人口大多为农民入城,拥挤嘈杂。越落后的人越感到优越,大概就是这样一回事,我自始至终对它没什么好感。转入的第一年,那是6年级吧,去告白了一位班主任的女儿,没别的感觉,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馋身子”,居然被对面当回事儿了。这样的过家家似乎是持续了一段时间,理所应当的被嫉妒的男性ABCDE告知了那位班主任,被拉过去训话。

说的什么,其实我根本没细听,当时想的是不要让家长知道就好。

“我并不是不赞成你们,可是你想,要是等你们长大了,我女儿在念大学,你却在打工,生活不就没法继续了吗?”

其他我已经完全记不得了,只记得那种瞬间涌出的愤怒,想要当场宰掉那个人的冲动。后来事实也证明,那位女儿,单纯的只是比较作妖罢了。现在看来,我也对自己当时的择偶水平产生了相当的怀疑。

这些只是儿时的打打闹闹罢了。

算是因为那件事,从初中到现在,我都比较寡言。不与人交流,不与人拉帮结派,不参与聚会,不喝酒,尽量不与人扯上关系。说起初高中,真正仰慕的对象,是有的,那可能是最能接近“喜欢”的感情了,有两位。第一位是刚进入初中第一天,第一位与我交谈的女生。大圆脸,经常笑,长得像极了《武林外传》里的佟湘玉,说好看算不上,但是看着就很温暖的感觉。不过这个情感立马被扼杀了,追求那位的人很多,之中最为强大的是一位淘气的男生,也是与我第一位交谈的男生,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他的求爱之旅可谓辛苦,从初中到高中到毕业,六七年间死缠烂打,就盯着那位佟湘玉,期间被拒绝了不知道多少次,闹得沸沸扬扬,最终也是修成正果了,很厉害。他至今也不知道这件事。

另一位是真正算是,一见钟情的感觉,用一个字形容就是“萌”。如果能代入动漫里的角色的话,她无疑给人一种小鸟游六花的感觉,文静、可爱、古灵精怪,一眼望下去就满满是保护欲。新条茜一般的妹妹头,小小的个子,白净的脸蛋,腼腆又礼貌。她就像是纯洁这两个字最好的现实表现。最开心的时候就是轮换座位能做到同桌的时候,轻轻捉弄过她,看她的笑脸,但从没提起过自己的这份情感,直到高中她被分入了别的班级,虽是同校但也基本上没能见过了。某次碰见闲聊,轻描淡写的提起她曾是我当初的仰慕对象,她并没有反感,也没有回应,只是对着我微笑。“哈哈,我隐约也有感觉到的”,她过了一会儿说,“我也蛮喜欢你的”。当然,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她现在也时常来看我那个破烂的空间,看我发着一些与生活完全无关的琐碎日常,不可能的事情就是不可能,大家心里都懂。

这也不过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美好的一种憧憬罢了。

正儿八经喜欢上的人,是在大学时期遇见的。也是一位小小身材的女生,我们每日闲聊,发送着漫无目的的话,谈论着每日身边一切稀奇的不稀奇的事情。究竟是因为什么喜欢上的呢?我想,应该是那种清纯的感觉吧,就像许山高的《素颜》,那种不矫揉造作的感觉。我们什么都聊,交换着个人的信息,交换着各自的家庭身世,交换着对各个事件的看法。转眼间几百几千页聊天记录就挥洒了过去,我想,我应该也是得到信任的。曾经在半夜骑着单车兜过风,也曾被邀请去她家住过一两天,看她做着简易的饭菜,介绍着她的家庭,分享着琐碎的日常,第一次骑着电瓶车,带着她瞎逛。

要说没有杂念,是不可能的。我很清楚一位女生在父母不在家的日子带一个小青年回家是要冒着多大的心理压力,我也知道没有足够的信任是不会收到这样的邀请。去洗澡之前,我试探性的说了句,“你就不怕我推倒你么”。“我知道你不会的”,她笑着说。尽管她已经给足了暗示,究竟要不要做,我陷入了矛盾。

本能和理性在那天晚上飞速的碰撞,我想了很多,想到了如此以来的种种,想到了可能的未来。我想到了她的家庭,想到了我的家庭,想到了好的结果,想到了坏的结果。最终,那一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我意识到了当时的我,给不了她我所期望的未来,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冲动,做出可能毁掉两个家庭的决断。我只是个漂泊在外的学生而已,家里还有一把年纪还在为家庭奋斗的老爹。

也许动漫影视里一切都太过顺理成章,下定决心的两人十分的勇敢令人羡慕,相比之下我可能过于现实了。我当时苦笑着对自己说,也许同龄那些情侣并没有想那么多,这可能就是学生时代的情感难成正果的原因吧。

也因为这样,渐渐的我们就疏远了,我也没有正儿八经的挑明自己的这份情感。直到有一天,她跟我说:“告诉你个事儿,我有男朋友了。”

“这样啊,哈哈。”

那天刚好大雨,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宿舍楼下哭了一晚上。

“为什么不早点说明白,也许就不会这样了”,“我没法厚着脸皮做出不负责任的承诺”,“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会想过之后的生活该怎么办吗?”,“你是傻逼吗人家肯定比你优秀得多”,“她会不会已经做过了”,“不会吧她不是这样的人”……自己跟自己辩论也许很奇妙,但生活确实是如此,就像那句老歌“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你在做出行动之前需要进行符合现实的考量,空谈终究只是空谈。

“那他是什么样的人呀”,我装作没什么波动的语气问道。“是个很高的人”,聊天框里弹出这样一句。

学校很小,经常能看到他们俩在一起的场景,我一般都在身后默默观察着。

他真的很高。这是我唯一的感想。

我们渐渐疏远了。


那一年心态很乱,基本没去上过课,辞去了与学校有关的所有事情,两学期大多课程0分,颓废的日常开始了。我当然清楚这只是我自己的逃避手段,也因此,磕磕绊绊,毕业一路上走的很不容易,也知道会有多少人冷嘲热讽。

一个熟识她的女生曾遇到我说,欸那谁呢,不是经常在一块嘛。我笑着说,没那回事儿,你误会了。她沉默了一会儿,留下了一句,没事儿别太伤心,就走了。

变得不那么注重自己,晚睡晚起,不注意打理,就连毕业照片,都是一副要死不死的表情,最终也是没去向导员索要。我知道我变了,曾经优秀的我一度是家长的谈资,现在家里人却生怕提起我这个令人头痛的儿子。

这个博客也是逃避的一种方式,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心情稍微平静一点,对手无分文的我来说,经营这个小地方也算是花掉了一笔巨款了。

我一直向往自由。希望能活成自己想象中的样子。我活成了令人取笑的样子。

我一直向往纯洁。希望能找到可以信赖的伙伴。似乎比较困难。

但我向来并不是一个服输的人,于是算是很努力的,如期毕业了。尽管各个老师对我完全不抱有信心,早早给我准备好了留级手续,就连大学期间我最敬重的一位,每年教师节我都只给她送去祝福的那位,也不回复了。我还清楚地记得,求助他院老师申请加开课程的时候,那边老头那个拽样。没办法。

我不甘,我不为自己的放纵后悔,我相信我并没有那么差。

于是决定留在上海,7月开始被学校赶出去,离校了自然就会被赶,很真实。

家里手头相当紧,父亲给了我9千块钱,说你去租房子住把,随你好了。6千块钱付好三个月房费,剩下的钱买了两张机票飞回家看了一趟家人。父亲说,没钱了就找我要,我笑着说好。

剩余五百块钱该怎样才能活在这里呢?我叫老妈寄来了家里的电饭煲,他们不会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坚决需要这个东西。

于是我成了0收入,但有着万元负债的人。每天的生活就是学东西,投简历,被拒绝,吃白米饭,生活在7平不到的小屋子里。现在算来已经快三个月了。“你没毕业证说什么都是白搭,我不相信啊”,大部分HR都会以这样的句式来结束交流。

当然,家人肯定也不会知道。他们也不必知道。

9月27号那天生日,除了老妈,也再没有人道一句快乐了。生日那天拿到了毕业证,很开心。看着QQ上数百位“好友”,很开心。

但这都不重要,我相信我自己的坚强。因为我知道我的父亲也是一位坚强的人,我一直很敬佩他。在这利益繁杂的社会里,他始终能找到不违背自己原则的方向。

前些天无意看到一篇微信的小短文,大体内容是说90后比较孤僻什么的,我已经不用微信微博很久了。我觉得空间微博什么的,也可以不用再精挑细选发表一些什么新奇事件了。那里早已不是发表见解的地方,人们需要同感,需要“同情”,那里只是炫耀和博取同情的告示板。

没有人能相互理解,包括你的亲生父母。

这个道理,从初中时候我就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

当然,在大学时候再一次的认识到了。

同样的一朵云,我眼中的白色和你眼中的白色,该怎么论证他们是一种颜色?

到头来,家长们在教育孩子们颜色的时候,他也没法确保他看到的颜色,他认为的颜色,是后代眼中的颜色。

连世界的基本认知,都没法做到一致,更何况去理解一个生长环境经历与你完全不同的人呢?

了解一个人多长时间算够?我敢保证我的父亲完全不懂我在想什么。

我也敢保证我的母亲仅仅知道我很现实,很冷漠。在私下场合,很幼稚,很傻屌。

我花了四年的时间与大学同学同处一室,我没能看懂他们的全貌。

别人也不会轻易看懂我。

久违的灰色头像刚才跳动了起来,没多少话。

“我分手了”

“有空要不聚聚,都行”

我想了想,打出了“现在不是好时候”,这样的活。

“我还喜欢她吗”,我想应该是的。

“我还喜欢她吗”,也许不是。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不论怎样,每个人都需要擦亮眼睛,对待你珍贵的情感。

也许,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至少,在现在我最落魄的时候,

像蝼蚁一般在这城市漫步,思考要不要购买3块钱一个的烧饼的时候,

仍然选择支持我的人

除了我,似乎一个也没有。

你愿意赌上未来吗?

大概是不会了。

感谢那些经常点赞我意义不明的动态的人,是你们让我知道,我并没有一个人在活着,还有人在远处留意着我。但也许,你们再也看不到那些奇怪动态了,抱歉。也许有缘人会在这里发现他们。

每一个动态背后都有一段漫长的故事,不过就先写到这儿吧,天亮了。